焉知非福

關於部落格
一直想換版頭是怎樣(扶
  • 30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獨伊】那七天的樓頂上。

那七天的頂樓上。 我戀愛了。 這真的是很不可思議。簡直就是神奇到了極點。 畢竟我也是個年輕氣盛的高中生,那些所謂的A片我也看過不少。但是,真的要說自己主動喜歡上身邊的女孩子,這還是第一次。 對,第一次。就像現在的我這樣——坐在教室里一個不顯眼的位置上,盯著坐在我斜對面的前面的旁邊的那個女孩子,這是第一次。 ——嗯嗯,今天的她也依然耀眼呢。 即使是靜靜地坐在那裡,離我稍微有段距離,我也能嗅到她身上散發出的香甜氣息,那種香甜是連一個鼻塞重感冒的人也能聞得到的;她的秀髮散落在腰間,就像絲綢一樣柔軟滑順,真想知道她用的洗髮精是哪家的呢;她纖細的手指撥弄著那本《少年維特的煩惱》——啊啊,那本書也超合我胃口的;她的眼睛時而明亮時而迷離,小巧的嘴唇隱匿在絲絲秀髮中,隨著書中的故事情節波瀾而輕微地蠕動著…… 像這樣的一切,她的全部,我…… “路德,你在看什麽?” 我緩緩抬起頭。 “已經是午飯時間了喔。” “嗯。抱歉。”我搔搔頭,俯下身去拿我的飯盒。 “路德,臉色好像不太好耶……”“啊啊,這不是……” “不舒服的話要多注意休息喔。”“嗯……多謝。” ——這是不好意思的臉色啦,你看不出來嗎? 雖然很想這樣吐槽我的這位老友,但我想他估計也聽不懂。而且這樣反而更令我欣慰。 我根本不想讓任何人知道我喜歡上女孩子之類的,包括他也是。 “一起去吃飯吧路德~~今天我做了超好吃的義大利面喔!” 雖然,他什麽都會跟我說。 ××× “路德路德,吃吃看這個~!” “天啊你幹嘛要做那麼多?我自己又不是沒帶飯……” “嗚……我只是……” “啊好啦好啦,我吃吃看就是了。” 每次都是這樣——我接過他的便當盒,心想:今天自己的那份估計又吃不掉了吧,真是的我已經多久沒有嘗嘗自己的手藝了? “好吃嗎好吃嗎?”他用男高中生應有的聲音詢問著我,但面部表情卻完全像個楚楚可憐的女高中生。 “嗯,很好吃喔。” “嘿嘿,那就好。”他捧起自己的飯盒,繼續大嚼特嚼。 有時候我搞不懂他。 頂樓的人越來越多了,爲了給別人讓位置,我們兩個不斷地向角落挪動。 等我們完全移動到角落以後,飯也差不多吃完了,除了我的那份。 這時候,樓梯間傳來一陣吵鬧聲,我因好奇向那裡探望了一下。 “……!”我看到了那個熟悉的身影從樓梯上走出來,她後面跟著一群女孩子,說說笑笑著。 “唔……”我馬上把頭撇開,低頭捏著自己手中的叉子,想把緊張的心情發洩在它身上。 拜託這一點都不像我吧。 “耶……是女孩子耶……真可愛~ 咦?路德,路德你怎麼了?” 我使勁搖搖頭:“沒……你別管我。” 他“喔”了一聲,然後繼續對著那群女孩子傻笑。我終於也抬起了頭,看著她跪坐著的背影。不知道爲什麽,她這樣被夏天的制服遮掩住的身體,比A片里那些赤裸裸的女人更加有吸引力,簡直就是沒辦法比較。 “她確實很可愛呢,那個跪坐著的女生。” “嗯……是啊……咦咦咦你在說什麽啊費裡西安諾!” “路德不是也這麼覺得嗎?”他很坦然地看著我,微微笑了笑。 我沮喪地坐回他旁邊,全身無力。果然還是被他知道了嗎,丟臉透了。我根本不知道用什麽眼神看待他。 他看我不回話,便自顧自地說:“嗯……有點難度呢路德維希!這次你要面臨的女性實在太過完美了喲~不僅女生喜歡跟她玩,男生也哈他哈的要死。你的眼光很不錯,這點首先肯定你!很好!” “你是誰啊……”他也太得意忘形了吧。 “不過,先生你也不要灰心!你的條件也是很好的喲,哈你的女孩子也不占少數,所以說不定她也被你電到了,只是不敢說而已啦~你是有機會的!” “給我等一下!我沒說要追她啊!”“咦?你不是喜歡人家嗎?”“喜,喜歡歸喜歡!追又是另外一回事!” 他輕輕地搖了搖頭,嘿嘿嘿地一邊傻笑一邊說:“路德,喜歡就要追啊,不追的話會很痛苦的吧?我看你痛苦很久了呢,這不是很難受嗎?不要做讓自己後悔的事啦。” 他怎麼又知道了?雖然他說的都是事實。 “即使你這樣說,可是……”我的態度終究是軟了下來,“我又不知道該怎麼追。” 他把食指抵在下巴上,思考了一會以後,看著人流漸漸少了,他開始收拾東西。 “說得也是呢,怎麼追呢~”他低頭收著飯盒,我過去幫他。我發現他像唱歌一樣重複著“怎麼追呢,怎麼追呢~”這句話。而我只是沉默著。 “啊。”把便當袋打好結以後,他突然說,“先俘虜她的胃吧!”“……你是看到便當袋才這麼說的吧?” 他站起來,伸了個大懶腰:“嘿嘿,被猜中了~不過路德不覺得這樣很有用嗎?民以食為天嘛!路德做的東西她一定會喜歡吃的!” 這樣啊……做午餐,然後一起吃嗎? 聽起來不賴。我心裡默默叨念著。 他盯著我的臉,開心地笑了,在原地跳了幾下。“那就從明天開始邀請她一起吃午飯吧!路德維希GOGOGO!” “誒,等一下……那你怎麼辦?” “……我?” 他站在我的前面不遠處,依舊是笑了笑,然後揮了揮手中的便當袋,裏面發出清脆的響聲。 “哈哈~我又不是只有路德一個朋友!是你要追女生比較重要吧!”他似笑非笑地看著我,說完就跑掉了。 所以說我搞不懂他。 ××× 我決定在七天之內將她追到手。不能追到,至少也成一個真心朋友之類的。 當我意識到一定要這樣做的時候,時間就真的已經只剩下七天了。 每年夏天,學校就會分班一次。誰也沒有辦法擔保我會在無情的分班活動以後再和她在同一個班。這種幾率實在是太小了,怎麼往好處想都很小。 在自己班級方便行動,但一旦分了班,我想我就只能眼巴巴地看著她被其他人追走了。 而這次的分班活動,在從今天開始算的七天以後。掰著手指頭算這七天,赫然發現這居然只是一刹那間的光陰,一下子就數完了。實在是太令人焦躁了。 俗話說成功要看天時,地利和人和。至少到目前為止,我占了絕對的地理優勢。但這種優勢到七天以後就不復存在了。 很荒謬是嗎?但別無他法了,對於我這種人來說。 ××× 倒數第七天。我在頂樓獨自享用了今天的午餐。 因為我還沒準備好要給她的午餐,應該說我根本不知道她喜歡吃什麽,毫無策略,所以才止步不前吧。 再加上費裡西安諾也沒有來找我。今天中午時間一到,他就拿著便當盒快快樂樂地往另一個教室跑。我是絕對不可能像他那樣跑到別人教室里大呼小叫的,真好呢。像他這種人,要追女孩子應該很方便吧?不用像我這樣要立個愚蠢的七天限定。 不過,這樣獨自吃午餐,已經是多久以前才有的事情了?讓人有點無法習慣。 就像青蛙,雖然可以脫離水而生活,但沒有幾隻青蛙會選擇離開水而獨立存活。即使原因不明,意義呢,或許也沒有。 我不瞭解青蛙,它們或許只是因為喜歡水而已嗎? 只是因為喜歡,就無法離開對方——原來這樣的事情也有的啊…… 放學後,費裡西安諾主動找到了我。 “路德,她覺得怎麼樣?” “啊……我今天沒跟她說到話。” “咦咦咦?爲什麽?” “因為我不知道她喜歡吃什麽,雖然今天做了點東西啦……但是……” “唉呀……這樣是不行的!!路德你就是太鬆懈了!不是馬上就分班了嗎?對你來說真的很不利耶!” “你也知道要分班了喔……” “我當然知道啦……重點不是這個!重點是你……誒!” 他突然緊緊地抓著我的衣服,用低聲半捂著嘴對我說:“她……她在前面耶!一個人耶!” 我順著他驚訝的視線望去,果然又看到那個熟悉的背影,就走在我們的前面不遠處,溫順的秀髮隨著走路的節奏輕微地跳躍著。 問題是我現在應該怎樣?上前,自我介紹,要手機,要MSN?不對啊她本來就認識我好不好我們是同學幹嘛要自我介紹啊!我的腦子變成漿糊一樣,雙腳突然沒有了站在地面上的感覺,變得非常不踏實,整個人呈三百六十度翻滾狀態。 當我還在思考策略的時候,我的背部被一個溫熱的東西碰觸到了,還沒等我反應過來,那個東西就猛地一個用力,將我整個人往前送。 “你要加油,路德……” 還來不及回話,我就嗅著離我越來越近的美好的香甜味道,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身體不受控制地撞上她。 她受驚嚇的低鳴讓我的心跳漏了一拍。 “咦?路德維希同學……?” “啊,抱歉……我……” 我一邊向她道歉,一邊以不知名的理由回過頭去查看。 而費裡西安諾早已不在那裡了。 ××× 之後,一切都非常順利。我鼓起勇氣邀請她一起回家,然後我們就漫步在染上夕陽的街道上,互相聊了一些非常基礎的事。比如說家裡有幾個人啦,擅長的事情啦等等。然後在一個十字路口,我們就分開了。 這就已經足以讓我高興的難以比擬了!只要能跟她說到話,只要能夠跟她清澈的眼眸對上一秒鐘,只要能夠看見她的微微一笑,我就沒有什麽可遺憾的了。 今天是倒數第六天,有了昨天的催化劑後,我更加有信心了。我做了便當,精神飽滿地去學校。說不定我真的可以在七天之內跟她做很好的朋友,說不定我真的可以追得到她…… 離上學的時間還很早,但這又有什麽關係呢?我想早點到學校,想要早點將自己的身體和心智都融進學校里,因為學校是我現在唯一能見到她的場所。 “啊。路德怎麼會來那麼早?” 進教室的時候,我看到費裡西安諾在給花瓶加水。原來今天是他做值日啊。 我走過去幫他把窗戶打開:“沒什麽啦,只是想早點到罷了。”“喔……這樣喔……” 早晨新鮮的風撫過窗簾,將上面的灰塵全部抖落,費裡西安諾小聲地咳了一聲。然後我去幫他排好桌子,兩個人就這麼沉默著。 總覺得……我舔了舔乾澀的嘴唇——有點怪怪的。 不知道是哪裡怪,只是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麽,他心裡也在責怪我的沉默吧?可是我的神經,我的血管,我的心都突然打了一個難解的結,讓我發不出聲音……我不確定那是否是死結,但能確定的是我暫時無法解開它。 我只能利用桌椅碰撞所發出的聲響,來打破這令人抓狂的沉默。 “……路德今天的午餐有沒有準備多一點呢?”他突然發問了。 “啊,嗯,有……”我繼續低著頭排桌子,心情卻是波瀾起伏的很厲害。 “打算一個人全部吃掉嗎?” “當然不是啊,有一部份打算給她吃的……” 他突然抱著花瓶跑過來:“真……真的嗎!太好了~~!!我一直在擔心路德昨天被我推出去以後是不是出醜了,但又怕打擾你們所以我趕快離開現場了……看來你們相處的還不錯是嗎?” 我看著他笑的很燦爛的臉龐,微微點了點頭。 “太好了~~!我緊張的快要死掉了!你知道嗎路德,我緊張到連晚餐的義大利面都吃不下去呢!” ……原來這傢伙有在擔心我啊,剛剛那陣沉默就是因為擔心所以說不出話嗎? “費裡西安諾。”在他跑出教室洗抹布前,我叫住了他。 “……謝謝你。” 他有點訝異地看著我,然後對我豎起了大拇指:“加油喔!還有六天。” 我遲疑了一會兒,也對他豎起了拇指。 ××× 終於到了呢。中午吃飯的時間。 沒有辦法再遲疑了,我必須動作快。如果我稍微怠慢的話,她就會被別人邀請走了。現在絕對不是什麽不好意思的時候。 鈴聲一打,我就站起來,緊握手中的便當盒,朝她走過去。 剛對她開始說第一個字的時候,我瞥見了費裡西安諾跑出教室的背影。 我現在真的很想叉著腰,仰天大笑。 實在是太棒了,今天和她去頂樓吃午飯,她看起來很喜歡我做的東西呢,還把她自己帶的東西跟我的交換吃了。 就是因為這樣,今天一整天我都沉浸在愉悅中,整個人就像是被染上了一層紅色一樣喜洋洋的。走在我身邊的同學們,都因今天作業量很大而抱怨不已,可是我才不在乎呢,這種東西不足以打擊我喜悅的心情。 我開心地踏出校門,向左轉的時候我看見了費裡西安諾。 他一個人靜靜地走在前面——不,不能用走來形容。他根本就只是托著自己的腳,勉強向前平移罷了。昔日有精神的呆毛今天居然聳拉在他耳邊,肩膀也一高一低的非常不正常。 我全身突然凉了一半。 “費裡西安諾!” 他緩緩轉過頭,定住了腳。 “喂,你在幹嘛,怎麼了?” 我跑到他身邊,望著他那不知道應該稱作深邃還是呆滯的眼睛問道。 “路德……” “?” “叫我費裡好不好……我不要全名……不要聽全名……我不要……” 說完,他就倒在我的懷裡,像死了一樣。 ××× 我背著他來到他家。他哥哥來開門的時候,臉上寫滿了“你這混蛋”這幾個字。顯然他以為是我把他弟弟搞成這樣的。 “他的房間知道是哪個吧?”即使是這樣,他還是讓我進門了。 我脫了鞋,向對方點頭致意以後,便深吸一口氣,走上樓梯。 “……唔嗯……”把他放到床上的時候,他醒來了,“啊……我怎麼回家了……” “我帶你回來的。”我坐到他的床邊,單刀直入地問,“好了,告訴我發生什麽事了。” 他微微低下頭,摸了摸自己的臉。 “被打了。 其實我只是,不想做自己討厭的事情罷了……什麽和他們親嘴,和他們去夜遊,我討厭這種事,討厭的要命。可是果然還是我太軟弱太差勁了,他們才會盯上我的。” “……這種事,持續多久了?今天第一次嗎?” 他輕輕地搖了搖頭。 “砰!!”我突然氣的要命,一拳打在他旁邊的牆壁上。 “路……路……”他嚇得叫不出我的名字,只能無助地被我憤怒的陰影籠罩。 “爲什麽不早點告訴我……?”我簡直就快要抓狂了,第一次如此壓抑自己憤怒的心情,好像沒有什麽會比這個更讓我氣憤。 他吸了一下鼻子:“因……因為路德在追女孩子啊!要是被我的事影響怎麼辦……?因為我知道路德不會放著我不管所以……追女孩子需要全心全意不能三心二意啊所以……” 只是這樣……? 我整個人突然癱軟下去,連拂去他淚水的力氣都沒有了。 ××× 這傢伙從以前開始就很愛哭,一哭就停不下來。所以等他完全不再抽泣的時候,太陽已經快下山了。樓下傳來陣陣的飯菜香,費裡西安諾的肚子持續咕嚕嚕地叫著,那叫聲居然成為我們兩個之間唯一的聯繫,讓我覺得有點尷尬。 我歎了口氣:“哭完就肚子餓啦?”而他卻像鬧彆扭似的擺動著雙腳,不發一語。 “我去問你哥拿點東西給你吃。”正準備起身的時候,他拉住我的衣角:“我不想吃。” 雖然想對他說“不行,你肚子餓了必須要吃東西。”但我知道這傢伙情緒激動根本就聽不進去,加上剛才好像對他太兇了有點對不起他,所以我順從地再次坐在床上。 “那……現在你想幹嘛呢?”你該不會就想在這裡杵一整個晚上吧。我心裡想。 他許久不肯說話。過了好久好久以後,他終於抬起頭了。“路德你今天跟那個女生怎麼樣了?”“喂我說你啊……自己都成這樣了還管我的感情世界幹嘛啊?而且爲什麽突然轉移話題!” “這才不是轉移話題呢!對於路德來說,現在最重要的事情不就是這個嗎?所以我才會問你的啊!路德……”他調整了一下姿勢,靠過來對我說,“你一定要加油,好好追人家知道嗎?因為會讓路德喜歡上的女生,我相信一定是很好很好的女生吧……所以路德你不可以輕易放過她喲~” 他把頭撇向窗戶,夕陽將他的臉染成淡紅色:“我的事路德就先不要管了,我偶爾也要自己學會處理這些事。”“可是……”“如果路德不答應我的話,我今天就不吃飯了。” 還沒等我反駁,他就先撂出狠話了。我記得他以前也有一次鬧彆扭鬧的這麼嚴重過。但具體內容是什麽我就忘記了。總而言之,這傢伙一旦鬧起彆扭來,真的是比誰都可怕。 好啊你不吃就不吃我隨便你怎麼樣反正我等會就回家了我啥也不知道——抱歉,這種話我說不出來,因為我知道他真的會這樣實踐,然後明天一早帶著黑眼圈和不斷咕咕叫的胃來影響課堂秩序……準確來說是影響我。 現在我歎氣也沒用,扶額也沒用,生氣也更加於事無補了。我所能做的只有…… “好吧。我答應你。”無奈的妥協。 就像是從父母那得到買超級貴美國進口糖果的同意書一樣,費裡西安諾的眼睛閃閃發亮地看著我,然後突然撲到我身上來,用柔軟的頭髮蹭著我的胸膛:“呀哈~~我就知道路德會答應我的!不可以食言喔!” 我被他的舉動稍微嚇了一下。摸著他栗色的頭髮的時候,其實我更是在借機安撫我那顆在胸腔里因不知名原因而亂撞的心。他把頭貼在我的胸膛上,似乎是在聽我的心跳。本來想對他說“你可以起來了嗎?”但我卻什麽都說不出。 “哇~~路德你心臟的活動力一直都是這麼強的嗎?” “……呃,你在說什麽啊!”我發現他的口才蠻不錯的。 他直了直身子,柔軟的頭髮頂到了我的下巴,我聞到了他頭髮的香氣。 “如果說,她也這樣在路德的懷裡蹭來蹭去,路德會高興嗎?” 我低下頭來,可惜只看得到他的頭皮,看不到他的表情。他是用什麽表情來說這句話的呢?爲什麽要問這句話? “嗯……會很高興吧。” “那麼……”他把手從我的腰際拿開,然後和在一起,放在嘴巴前,輕聲地說,“希望路德在以後的某一天,能這樣擁著她~” 說完這句話後,他就動也不動了,他的氣息變得很平緩,肩膀輕輕地一起一伏,我的心跟著他的肩膀的節奏浮動,漸漸地平穩了下來。 以前老哥第一次看到費裡西安諾的時候,就對我說,他是一個穩重的人。我當時就失笑了。我說哥,你認識他久還是我認識他久?你又沒看過他在學校裡是什麽德性……而老哥只是一直搖頭,一直搖頭,無言地否認我說的每一句話,然後對我說,阿西你總歸會明白的,你哥哥我說的話是不會有錯的。我皺著眉頭說,什麽啊,就算穩重也不會有我穩重的。這次換老哥失笑了,他狂妄地大笑,不停地拍打著沙發的扶手以後,看著被黑線遍佈的我的臉說,好像……哈噗……表面上看起來是啦……哈哈哈哈哈…… 老哥的嘲笑聲縈繞在我耳邊。我突然有點懂得老哥的意思了。 呃,他是不是睡著了?費裡西安諾從剛才到現在就沒有聲音了,於是我把他扶起來準備離開時,才發現他的眼睛還是睜著的。 “啊,你沒睡著啊,那幹嘛不說話?” “路德才是呢,剛剛在想什麽啊!我是在很認真的祈禱喔!路德也要一起祈禱,快!” ——這樣做有意義嗎……?他緊握著我的手,然後再次閉起眼睛,嘴裡叨念著那個願望。 爲什麽啊,到底是爲什麽你要做到這種程度啊,費裡西安諾……? 這一切都太像夢了,一點都不真實。 我也閉起了眼睛,但並沒有在許願。我的身體就像重新排列了一樣亂成一鍋粥,五臟六腑都異常不安分,我的願望到底是什麽?記不清了。即使費裡西安諾緊握著我的手,我和他所想的東西,也完全無法吻合。 “弟弟啊!下來吃飯啦!”“喔……” 聽到羅馬諾的呼喚後,他終於放開了我,然後邀請我一起吃晚飯。我搖頭說哥哥叫我早點回家,便逃也似地飛出了他的家門。 我用盡全身的力氣,動作誇張地奔跑在墨色的街頭,我讓腳與地面結實地碰撞在一起,以獲得我還在這個世界上的真實感。 爲什麽,爲什麽,爲什麽啊—— 我不停地喘著粗氣,任汗水在空氣中揮灑,浸濕我的衣物—— 爲什麽現在的我一點都不快樂? ××× 今天是倒數第五天。在出家門上學之前,我在日曆上做了個“⑤”的標記。再這樣往後面推算的話,倒數第一,二兩天正好是雙休日。 啊啊,有點不利呢。不過現在好像不應該想這些……我離開書桌,側身望了望窗簾。 因為早晨起床沒有拉窗簾的習慣,我的房間總是沒有辦法讓陽光完全透進來,即使是像今天陽光明媚的早晨,我房間里的亮點也只有地板上零星的一些光斑而已。雖然說房間不是很髒亂,但空氣的味道總是不好聞,再加上屋子里老是會有哥哥不知怎麼製造出來的臭味,我的鼻子可以說是我全身上下最可憐的器官。 好吧。那就從今天開始養成拉窗簾的習慣吧。我刷拉地一下拉開窗簾,陽光覆蓋住了我的身體。我貪婪地吸收著陽光溫暖清新的味道,然後向下張望著家裡的院子。 我看到的是費裡西安諾背著書包,拿著便當盒,站在那裡。 ××× “所以我現在問你爲什麽要突然到我家來?” “因為……” “你今天其實應該請假的知道嗎?昨天都……” 說到這裡的時候,我便閉起了嘴巴。而他也沒有再多問,只是坐在我的腳踏車後座,非常安靜。 “費裡。” “……?你剛剛叫我什麽……?” 我咳了聲嗽,然後加大音量:“費裡啊。” “哇喔哇喔!路德你終於肯這樣叫我了嗎?我好高興好高興好高興!” “咳……雖然我也不是那麼想這樣叫你……不過你想要的話我就……唉呀那不是重點!聽好了!從今天開始,我跟你一起吃午飯,上下學。” “……………………”“有什麽不妥嗎?” “路德你食言了。食言的人明天就會胖十公斤。”“那是食言而肥吧,而且這個成語也沒有規定一定會胖十公斤!”我突然發現我蠢透了,爲什麽要接他的話啊?我跟他溝通有時候會如此困難就是因為這個吧。 “你昨天明明就答應我不要過問我的事的,現在又說要這樣那樣的,路德你真的很會糊弄我耶!”見我車速變慢了,費裡西安諾一個踉蹌跳下後座,氣鼓鼓地站在原地不動。我停下車,無奈地看了看手錶,然後看著他。 “運動神經不好的人別這樣做。” “唔……反正就是這樣……路德你真的一點都不知道自己應該幹嘛……今天是倒數第五天耶!而且最後兩天是雙休日,根本沒辦法展開攻勢嘛!對路德來說真正的時間只剩下三天了路德你還不懂得抓緊!” “快遲到了,我們加快腳步好嗎?”我像勸一個孩子一樣勸他,其實只是想轉移話題。 他狠狠地甩著自己的頭:“不不不不不!如果路德不答應我去認真追女生的話,我就不走了!” 難道我這次又要像昨天一樣做一個沒用的屈服者嗎?答案是不。 “那麼……”我再次跨上我的腳踏車,然後回頭對錯愕的他說,“拜拜了。”然後我就開始往前騎,我有意放慢速度,然後想像著他垂頭喪氣地跟過來的場景。果然,過不了多久,後面就傳來一陣啪嗒啪嗒的腳步聲。費裡西安諾以他極慢的跑步速度跟上了我,然後輕輕地抓住了我的衣袖。 ——傻瓜。我偷偷地笑了笑,然後摸了摸他的頭:“認輸了嗎?” “還沒有呢!”他喘了口氣之後繼續說,“不過……如果路德你堅持……那我就跟你一起吃吧。我會坐得離你和她稍微遠一點。有什麽事路德你也看得到我。” “……如果你實在不想跟我一起吃也可以,只要把那些混蛋的名字還有班級告訴我就可以了。” “我不要!路德你一定要去打人對不對?我不要看到那樣!就照我剛剛那樣的做嘛可以了吧?吶?”他使勁地扯著我的衣服下擺。 我撇了手錶一眼,然後無奈地望著天空。啊……今天遲到了啊。這個學期的全勤獎是拿不到了。不過現在,那個已經不重要了。 “上車吧。我們已經遲到了。” 他順從地坐上後座,然後問:“那……你是答應了?” “嗯,答應了。”我開始騎車,騎得很快很快。並不是因為遲到了才這樣,而是因為總覺得心情變得舒暢許多,所以突然想要這樣狂野地騎車。風在我耳邊呼嘯而過,我連我自己說了什麽都快聽不清楚了,“而且這次不會食言。” 他沒有說話,而是改用擁抱來表達他的快樂。 我的視線向路邊撇,看到了跟我房間很類似的那種光斑。那是陽光照耀樹葉時投射下來的。 我突然發現,我根本沒辦法放著費裡西安諾不管。 ××× 稍微把視線往旁邊移一點,便遭到了回瞪。於是我又悶悶地繼續吃我的馬鈴薯。 “小意,喜歡吃香腸嗎?” “嗯,喜歡!” “好孩子~~那這根香腸就給你吃吧!” “咦——基爾伯特哥哥自己不要嗎?真的可以嗎?謝謝~” “誒誒小意,這樣就不乖了喔!吃香腸要大口一點,整根含進去嘛~~” “咦……爲什麽一定要吃那麼大口……?” “這樣才會更可愛……啊不是……” 耳邊不斷傳來像這樣蚊子叫一樣的零星碎語,弄得我心煩意亂。爲什麽連老哥都要來參一腳啊,居然還瞪我。“阿西你敢往這裡看的話等會我修理你!”他瞪我的時候,那種眼神百分之百是這個意思。 “路德維希同學……旁邊那裡有什麽嗎?”我旁邊的她順著我的視線探出了頭。 “唔……呃,啊……沒有的事……”對喔,我都忘了我是要假裝和他們無關的啊,可是老哥對費裡西安諾那種態度讓我幾乎沒辦法不盯著他們看。 “過幾天就要分班了吧?路德維希同學希望分到哪一班呢?” “呃,都隨便啦。”我想跟你一班。 “是喔……啊對了,這幾天都是你做東西給我吃,明天我帶東西給你。不然太不好意思了。” “!啊啊……不用啦……不用麻麻麻麻煩煩……”完了我結巴了,而她只是微微笑了笑。“你就不要再推辭了吧,就這麼定了。啊,快上課了,我先走了喔……” 說完,她就拿著便當袋,跑向頂樓的樓梯。 我整個人像開花了一樣,整個頂樓的風景都變得更加美妙且色彩斑斕。我以前怎麼就不知道頂樓油漆剝落的牆壁居然這麼美麗啊? “喲阿西!”“路德!”旁邊的兩個人見機行動,馬上跑到我這裡來,“怎麼樣?她說什麽?” 我將因為興奮過度而分泌出來的口水吞下:“她……她說要做飯給我吃。” “哇喔~~~~~喲~~~~~”老哥大聲地喧嘩著,“小意你看呀,這個笨蛋終於出人頭地了!”他順手勾上了費裡西安諾的肩膀,然後把他的頭往下壓。 費裡西安諾發出一連串奇怪的聲響:“唔……唔……嗯……恭喜你路德!” 又像昨天一樣,他講這句話的時候,我完全看不到他的表情。 我好像有一陣子,抑或很久很久,沒有仔細端詳過他的臉了。他是擅長哭還是擅長笑呢?他的臉變得很模糊很模糊,唯一讓我記起的只是他那微笑的嘴唇。 這些,構成了我心中的費裡西安諾嗎……?我突然一下子胸口痛的要命,真的是要命的痛。那種不真實感又向我席捲而來,我就像處於真空狀態一樣,找不到著陸的地方,無法呼吸,但也死不了,就這樣硬生生地僵著,連自己在哪裡都不知道。 哥哥不斷地揉著費裡西安諾的頭,他的身體因為老哥的動作開始輕輕顫抖。 “小意你真是個好孩子啊。” 老哥說這句話的時候,我看見他紅色的眸子里閃過一絲亮光。 ××× 從下定決心追她開始,我的日子就在倒計時里度過。有時候覺得很不可思議,上個網吃份難吃的要命的老哥做的土豆泥後,時間居然就悄悄流逝了。 時間果然是最難追的女人啊……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老哥哈哈大笑地問我爲什麽時間一定是女生。後來我想想也是,說不定他是個男人呢?…… 像這種愚蠢的事情你還是少想把路德維希,你永遠不可能跟時間睡在同一張床上不論它是男是女!我站在日曆面前,一邊咬牙一邊諷刺自己。 今天是倒數第四天——不對,準確來說……只有兩天了?啊啊真的只有兩天了啊?不會吧這是開玩笑的吧?沒關係我還是有機會的,沒關係啦…… 走出家門後,我馬上跨上車,正要全力往前沖的時候,想到了費裡西安諾。緊接著眼前一片黑暗。 “猜猜我是誰~” “……快上車吧你。” “ve……你好無趣喔路德。”費裡西安諾還是很順從地跨上了車。 “抱歉……以後我去你家接你吧。” “不要不要啦,哥哥會生氣的。” 想起他那拿著鍋鏟像潑婦一樣駡街的老哥,我深吸了一口氣:“說得也是喔……” 他攔著我的腰,然後我們就這樣上路了。在騎車的時候,我一直感覺有什麽東西在瘙刮著我的腹部,低頭一看才想起來費裡西安諾的手放在我肚子那裡——喂不過我說你爲什麽要抓來抓去的啊把手指放平輕輕地攔著我不就OK了嗎? “ve?”我停下車的時候,他帶著疑惑的表情望著我。 “你在想什麽啊,手指那麼不安分都透露了喔。” “……唔……那個路德。”他晃了晃腦袋,“你要什麽時候告白?” “……告白啊……”我搔了搔腦袋,“我還沒決定什麽時候呢。”我感受到他手指上的力量加重了。“是喔……那……那定個時間吧……你也知道,做事情是要有計畫的嘛……” 這句話居然出自他這種會隨便跑到別人家裡吃東西的人的口中,我簡直是不敢相信,所以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那個……費裡啊。這也太唐突了吧?”“才不呢!路德你到底知不知道只剩下幾天了,爲什麽還不採取進一步行動呢?而且今天她要做東西給你吃,表示你們兩個已經有進展了呀,爲什麽還不趁熱打鐵?” “你是怎麼回事……好像很希望我趕快告白喔?” “……唔?” 奇怪……這種莫名的不爽是什麽……突然很不爽很不爽啊,對費裡西安諾這種態度……他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對待我的態度……不行,控制不住脾氣了…… “路……” “你就那麼想看到我跟別人在一起親親抱抱的喔?!!爲什麽啊?!你就不能為你自己的事想一想嗎?爲什麽要把自己搞的遍體鱗傷之後還要關心別人啊!!!!!!是怎樣?!這樣你會很高興嗎?!!” ——完了。 發洩完以後,我的腦海里只有這兩個字。 費裡西安諾歪了歪頭,然後逕自向前走去。沒有哭,也沒有笑。 他的背影,比什麽都要淒慘。 ——我突然覺得,我什麽都有沒有了。 簡單來說,路德維希失去了全部。 ××× 沒有任何一天的天空,比今天的更藍了。我斜著頭,昏昏欲睡地望著窗外的天空。樓底傳來低年級學生上體育課的歡聲笑語。 如果他剛剛對我說些讓人生氣的話,或是哭泣,或是不在乎地置之一笑,或是撒嬌,或是亂揍我……反正不管怎麼樣我都可以接受,怎麼樣都比那個像機器人一樣的費裡西安諾好。 回過神來瞥了一眼手中的試卷,發現試卷上已經出現很多無意間被我用黑水筆點出的污點了。看來我是無心再寫下去了吧。反正也只剩下最後幾道小題而已,而且這又不是正式大考……算了,不做了。 捏起試卷,我走到講臺前,把試卷重重地放在監考老師的桌子上。“路德維希!?”我把關門聲和監考老師的驚叫聲一起拋在了腦後。 ××× 我來到了樓頂上。坐下來在陰涼處吹風。 我也不知道爲什麽自己要到這裡來,雖然說什麽“不知不覺就到這裡了”好像很做作又很噁心,但我現在真的有這樣的感覺。 現在的樓頂空空的,除了我的呼吸聲和風聲以外什麽也沒有。我走到這幾天和她一起吃放的位置坐了下來。說不定我今天,就是今天——即使還沒到倒數第一天的今天,我就要在這裡跟她告白,然後我有可能會擁住她…… 啊,不過說起來……我往不遠處的一個角落望去,以前我都是坐那裡吃飯的呢…… 『路德!要吃這個嗎?』 『唔……我只是想多做一點,我們一起吃……』 『我又不是只有路德一個朋友……』 費裡西安諾的聲音突然變得非常具體,具體到我以為他就在我身邊。從認識到現在的聲音……我挪動了一下身體,靠在那個角落里。這個角落里照不到陽光,但也不算特別陰涼。就像我跟費裡西安諾在一起的感覺一樣,不炙熱,也不冷漠。它只是有點像暖暖的血液一樣,如果失去太多,就會死掉。 我突然發現這個角落幾乎可以看到樓頂的每個風景,非常有真實感,雖然這個角落里所能看到的風景和跟自己喜歡的女孩子坐在一起時所看的風景相比起來并沒有那麼美麗,但這也是一種獨特的風景吧。 真實的風景? 我閉上了眼睛。 真實的聲音,真實的笑容,真實的憤怒,真實的寂寞,真實的淚水……還有那個真實的意大利人。 鈴聲響了,但我不打算回教室。我已經完全依賴上這個角落了。 對,會死掉。 如果再失去太多那種必須的溫熱感的話,我一定會死掉。 ××× 直到午休鈴聲響起的時候,我才昏昏沉沉地從頂樓走回教室。在樓梯轉角處遇到了烏雲臉的老哥。 “聽說你逃了三節課。”他開門見山就這麼問我。“是。”“我親愛的弟弟。”“在。” 身高跟我差不多的老哥湊近我,他的臉幾乎要貼在我的臉上了:“告訴我。你.到.底.在.想.什.麽。”我沉默不語。 “好吧。像老子這種逃了無數堂課的人沒資格說你這個優等生。”他終於放過了對我的質問,而我的沉默也就是他所說的這個意思。“那好,我現在的重點是,你和小意又怎麼了?”我抬起頭看著他的時候,才發現他手上拿著一個淡藍色的便當盒。 “那不是費裡西安諾的嗎。”“……屁話,沒問你這個。我問的是你們兩個怎麼了。”“沒怎麼樣啊。”“是這樣嗎?” 老哥用鼻孔盯著我看,然後發出一連串讓人非常討厭的聲音。 “老哥你到底要幹嘛?” “啊好啦煩死了!!不問了不問了!只是小意一下課就來跟我說什麽‘請將我的道歉之情轉告給您的弟弟!’這樣的話,害我整個人嚇到而已嘛!搞什麽呀你……喏,這個!”他將便當盒丟到我手裡。“別太感動噎死了啊。” “這個是……?”“小意做的午餐,而且是很好吃的馬鈴薯沙拉喔。本來要給我吃的……”“原來是你吃過不要的喔……臟死了。”“才沒有叻!你哥比你還愛乾淨好嗎!” 其實,不管這個東西怎麼樣,我都會吃掉它……唉等等我在想什麽啊! “話說回來……那今天那個女孩子的午餐怎麼辦,人家不是要做給你吃……?”“啊……對喔……”“嘿,還是你要當好人把這兩個人的全部吃掉掉~?” 我撫摸著淡藍色的便當盒,就像費裡西安諾一樣的顏色的便當盒。“我沒辦法兩個人的都吃光啊。” 老哥笑了,雖然笑不露齒但笑的很燦爛,他走過來拍拍我的肩膀:“這種時候,就要學會抉擇知道嗎?選你最喜歡吃的,然後毫不留情地吃掉。記住,最喜歡的那個喲。” “可別選錯了,會後悔一輩子的。” 看著老哥的背影,我抿了抿嘴唇。 “啊啊,路德維希!”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是她……“原來你在這裡!不是說好今天要吃我做的東西嗎?快點快點……” 我被她纖細的手臂拉著走到樓頂,完全沒辦法反駁。 “那個……我有件事要跟你說……”到頂樓坐下以後,我這麼說著。 “嗯……?什麽?先吃東西再說吧!” “不。”我抓著她的肩膀,把她的身子轉過來,“你一定要先聽我說。” 她眨著那雙長著很長很長睫毛的眼睛,突然輕啟紅唇—— ××× 放學的時候,天空已經不再那麼藍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層深紅色。 我提起書包,獨自一個人走向校門口。寬廣的校門口在我眼裡居然是如此地狹窄,可能是因為我的視線已經只能容下這麼一點點狹隘了吧。 “路德。” 啊啊,又是這種聲音,又是這樣溫暖的聲音—— 我轉過頭去,看到了被夕陽染紅的費裡西安諾。 “早上,對不起……”“是我的不對。”他跟上我的腳步,我們之間的對話只有這些。 “沙拉,很好吃。”我決定先發話。“咦咦咦咦咦咦咦!?你吃了?怎麼會!?那不是給基爾伯特哥哥的……”他又恢復往常的那個表情了。 我伸了個大懶腰,一邊打哈欠一邊說:“唔……‘想吃馬鈴薯了啊!好想吃馬鈴薯啊!’當時我的腦袋就是這麼想的,所以吃掉了。”“噗……路德你騙人。”“才沒有……” 又是一陣冰冷的沉默,我覺得我們兩個所想的應該是一樣的,但誰也沒有辦法把那些想講的東西湊在一起變成一句完整的句子。 “那……”走到分開的十字路口的時候,費裡西安諾突然向我提問,“那個……你……告白了嗎……” 我盯著他看,他突然抬起頭,看到我的表情以後,嚇得趕緊低下頭。“哇啊啊對不起啦對不起嘛我不問了不問了嘛!……” “啊啊……我等不及到七天再表白了,我今天告白了啊。” “那……那……” “被拒絕了。” “……咦?” “我說,”我轉過身,撫摸著他的頭,“我被甩了,費裡。” 然後,費裡西安諾在速食店里哭了幾乎一整個晚上。我咀嚼著漢堡,看著他的臉,自己卻是什麽話也沒說,一滴淚也沒流。 “你哭什麽啊?” “嗚嗚嗚嗚嗚嗚嗚啊啊啊!!!路德沒有女朋友了!!路德以後該怎麼辦!?路德你想哭就哭吧我陪你哭嗚嗚嗚嗚!路德那麼帥……路德人那麼好……爲什麽嘛嗚嗚嗚嗚!……” ××× 送費裡西安諾回家的時候已經很晚了,他的哥哥不僅僅用一副誤會很大的表情看著我,還連珠炮彈地開始質問我:“我弟弟爲什麽會睡得這麼熟臉上還掛著淚痕!你到底又幹了什麽!!……”從他家裡逃出來的時候,時間已經更晚了。慘了,老哥不會揍我吧。 “阿西~?”才剛剛打開家裡的門,就看到老哥拿著酒瓶站在門口,“要不要來一點啊……?很好喝的啤酒……” “你不要打我嗎?以前我那麼晚回家你不是都會揍我的。” “喔?打你?我今天沒心情打你。想也知道你跟誰在一起嘛~!所以就算了~”我突然有種什麽都被摸透的不甘心感。 “你在喝什麽酒?”“普通的啤酒啦,你要不要?”“……” 雖然明天還要上學,但我還是舉起一大瓶啤酒,咕嚕咕嚕地全部灌下去。炙熱的酒精滑過我的喉嚨,進入到我的胃里,我全身都滾燙起來。 “哇喔……你這孩子,果然酒量很好啊。怎麼樣?沒醉吧?”“沒有。”“那麼,我們就可以來談談正事了。” 我坐到沙發上把書包丟在一旁,老哥交叉著手指。“你今天告白行動怎麼樣了?” “廢話,我被甩了啊。費裡西安諾不是打電話跟你說了嗎。”因為酒精的關係,我覺得連我說出來的話都充滿熱氣和火藥味。 老哥奸詐地笑了笑,湊過來盯著我的臉看,銀白色的髮絲蹭到了我的額頭上,紅色的瞳孔緊緊地抓著我的視線。 “我看不是這樣的吧?路德維希……中午你和那個女生怎麼了,老哥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呢……” 我的臉這下徹底綠了。全部都被老哥看到了嗎,我也真夠蠢的,怎麼就沒想到這點呢。像老哥這樣喜歡看八點黨的人怎麼會不理會這件事呢?不過既然你什麽都知道幹嘛還一本正經地問我…… “是啊,是我拒絕她了,甩了她了。怎樣,是不行喔?” “總算是坦誠出來了。”老哥像是鬆口氣似的又坐回沙發上,“在你還沒開口前,那個女人居然就直接先說喜歡你了,老實說當時我真的有嚇到,還以為你會直接沖上去親人家的,沒想到你居然拒絕她了……你還真是……到底在想什麽啊?”他喝了口啤酒,然後繼續說,“還有,你是幹嘛要騙小意?” 我低頭看著家裡的地毯,眯著眼睛輕聲說道:“如果跟他說是我主動拒絕人家的話,他一定會哭得更傷心的。” “嘿,跟我想的一樣。不過總覺得你就這樣拒絕了……追她的這幾天不是白白浪費光陰了嗎?” “……沒有浪費啊。”我搖了搖頭,“這幾天讓我瞭解了很多啊,我終於知道自己應該幹什麼了……唔喔!!!!” 老哥突然整個人掛在我的脖子上:“雖然有時候覺得你真的笨的可以,但你總算是……知道什麽叫做‘愛’了吧?” “嗯。”我姑且點點頭。 “很好!慶祝阿西長大了,我們來喝酒!!” “喂……等等……!” 我總算是明白什麽叫愛了嗎,費裡西安諾? ××× 隔天,因為酒精的關係,我跟老哥都一覺不起,搞到很晚才跑到學校去。到學校才上了一節課,午飯時間就到了。雖然老實說,我什麽也吃不下……但…… “費裡。” “唔……啊,路德!你今天怎麼了?”他抬起頭,我看到他哭得紅腫的眼睛。 “那種事就不要管了。” 我把便當盒往他桌上一放,就像他以前對我說話那樣說: “今天,一起吃午餐吧?” 費裡西安諾露出迷茫的表情望著我,然後一邊皺著眉頭,一邊笑著撲上來。 “這句話,我已經等很久了。” 我抱著費裡西安諾,太沉醉了以至於忘了跟他說那三個字。 不過我想,不說也沒關係的吧。 因為費裡西安諾一定比任何人都理解。 The end. ×××××××××××× 大家看完以後,有沒有覺得阿西成長一點了? 感謝你能看到這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